Mi beldad

我听到你低声呼唤我“杰西,杰西,过来听一听。”你坐在楼顶阳台的藤椅上。已是黄昏,淡紫与郁蓝交织在一起混合成天空。晚霞被余晖渲染成暗红色,在空中荡漾。天色渐暗,肥胖圆滚的白鸽在屋顶上咕咕咕地啼叫。波斯菊开得招摇,在风中轻轻起伏。我的白色衬衫穿在你的身上显得宽松。锁骨处的皮肤,是洁白无暇的美玉。入手细腻。你把衣角撩到上去,裸露着腹部。我蹲在你的面前,把脸贴在你的腹部上。隆起而柔软的腹部。皮肤温热且光滑。清晰轻盈的心跳声,一下,一下,击打我的脸颊。飘忽但是有力。这枝叶饱满轻微颤抖生命的树。独狼用手捧住我的头,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,发出轻轻的笑声。
“这是一个梦。”狼人紧贴着白狼的后背,拥抱着。声音略带失望。“可是我很疑惑,半藏。为何梦中的你是我幼时见过的摸样。狼神给予的馈赠是不可抹去的。”白狼停顿一下,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物件。“那是因为梦中的我已有身孕,神纹暂时消失,一小部分流入孩子体内,成为力量之源的一部分。当孕期结束,孩子出世,一切皆会恢复……”白狼搜寻着先代的记忆,复述着。“原来如此。”狼人恍然大悟。
“……你该洗漱了。”白狼皱皱鼻子,驱赶着黏在身后狼人。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狼人被白狼的表情逗到,宠溺地捏捏白狼的脸。心情愉快地哼着小调离开了。
就在他即将扫着尾巴把门关闭的时候。狼人天生的本领使他敏锐地听见了白狼模糊在风中的话语。“杰西,那是我们的未来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