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发烧

半藏发烧了。这是个不好的消息。

他此刻正躺在床上,像进入露水般的梦境。

麦克雷站在门外,深深地吸了口雪茄。把它丢入水缸中,看着微微荧光一点点黯然,直至消失。他推开门。

“啼塔,啼塔,啼塔……”安宁的空气被打破。麦克雷停住步伐,他懊恼地看了看自己的鞋“早知道换一双过来,这样肯定会打扰半藏休眠的。”麦克雷仔细地向内张望,发现平时浅眠的半藏没有醒,松一口气,放缓脚步。慢慢地接近他的睡美人。

半藏的脸颊由于过高的体温而变得比以往更加红润。抚不平的眉峰夹杂着汗珠点点,嫣红的薄唇泛着一层浅浅柔光,让人有种蹂躏且占有的欲望。嘴唇微微轻启,冰冷的空气流动着。粉嫩的舌尖隐蔽其中,隐隐约约可瞧见。

麦克雷受到蛊惑,缓缓低下头,他还在挣扎,却猝不及防地被半藏呼了口气。他不该停留在这儿,他告诫着自己。平日里清冷的气息此刻却是欲望之蛇,吞吐着蛇信子,眼泛冷光,等待猎物的上钩。他终究还是不能自已,颤巍巍地摘下那熟透饱满的散发出竭尽全力芳香的禁忌之果。他刚开始还顾及半藏,动作轻柔,浅浅舔舐着半藏的口腔,不放过一丝一毫。他给半藏留下标记,浓郁的雪茄味便是证据。他在宣告,岛田半藏属于杰西·麦克雷。

“压抑不住自己的天性,那又何必忍耐,该让本能苏醒。”撒旦在他耳边低语,沉沉浮浮的笑声。他觉得自己反比发烧的半藏更加昏昏沉沉。麦克雷开始觉得不够,他是饕鬄,需把猎物吞噬干净,才尚且满足。他加大力度,吮吸着,大口吞咽着液津,如同金黄浓稠的蜂蜜般甜腻,他不停息地索求半藏。没有回应,麦克雷眼眸低沉,满腔怒火“快醒来,半藏,看着我,半藏,醒来看着我”他急不可耐地催促着“快回应我,给我个证明,一个证据。”还是死一般的寂静。他神情落寞,好像得不到糖果的孩童。“醒来,回应我,半藏。”他喃喃着,乞求他的神明。绝望的浪潮,铺天盖地的向他席卷而来。他会死去。

半藏轻轻动了动舌尖。神明抵挡不住虔诚教徒的乞求,如蝶翼的睫毛颤抖,神明缓缓睁开双眸:我给予你所求,你如约信奉我。

评论(4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