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分手

所有人都知道弓手和牛仔分手了。

半藏站在阴影中,他点了一根烟,借此来麻痹自己。

他感觉到疼痛、虚弱、不能自主。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上剥落下来,他无法阻止,深深的无力感。他发不出声音,也不再思考。心,像是被一只手揪着。他只剩下生存的本能,吃很少的食物,夜以继日的执行任务。累了,就停下,除了喝酒、睡觉、麻醉、忍受煎熬。他找不出其他出路,来失去清醒,对抗时间。

他想起旧日记忆,牛仔低沉的声音,热烈的吻,口腔的雪茄味,坚实的双臂……他们曾在伊利奥斯一起购物,在直布罗陀监测站欣赏夕阳,他们曾在漓江塔下拥抱并亲吻彼此。他们的初遇,他们的热恋……他想抛弃过去,却无从下手,他只会失眠在深夜,无力存活于世间。

他开始独自在酒吧喝酒,一杯接着一杯的烈酒,直至喝得面红耳赤,手心发麻,指尖颤抖得不能自已。寻欢作乐的人群在狭小的空间里拥挤着。嘈杂的声音,饱满的肉体,昏哑的灯光。一切与他隔离。他从浑浊中起身离开。跌跌撞撞,步履虚浮。无法分辨此时街道的位置,于是他随意地把自己弃置在长椅上,失去意识。

醒来,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宿醉使他头痛欲裂,内心的野兽,挣扎着,嘶吼着。他双手掩面,不知何去何从。

“哥哥,你无需这样。”源氏做着无用的安慰。“你需冷静下来。一切都会好的,半藏。”

他说,源氏我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。

半藏把烟捻灭,自嘲的笑了笑。

所有人都知道弓手和牛仔分手了。

评论(9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