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录(一)

他真的好小,小小的,脆弱的。
他会皱下眉头,瘪着粉嫩的嘴,作势哇哇大哭;也会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好奇的探望着这个奇妙的世界;也会盯着某处,半张着嘴,一副痴态;也会扯下嘴角,微微一笑(清醒时他很少笑,我基本抱着他,哄他入睡后他才会笑。)也会半阖着双眼,睫毛颤巍巍地就像是刚出生蝴蝶的翅膀,作入睡未睡的模样。
他有个好习惯,但也有个坏习惯。好习惯是他爱干净,稍微身体不适就会闹腾。(为此我吃了不少苦)坏习惯便是他总是需要亲人抱着他,这样才能入睡。(母亲由于生产所以无法照顾他,父亲又忙于公务,所以重任便落在我身上。因此我不得落下许多课程来照顾他。)他睡觉时,把他放下,他就会惊醒,警惕心很强。刚把他放在床上,他会先是扑棱几下,蹬蹬脚,上下挥舞这小手臂,然后才不情不愿地睁开双眼,如果你还不抱他,他会生气然后哭起来。

 “哥,过来睡觉了。”源氏笑着朝他喊,“急急躁躁的,你这些年还没有变得沉稳,源氏。”半藏训斥着。“哥哥,这时候你就不要计较啦。”源氏朝他走来“现在该是我们的睡眠时间了——等等,你在写什么?”源氏眼尖地瞧见半藏手底压着的信纸,刚伸过手,就被半藏挡住视线。“没什么。”半藏不自在地拧了拧脖子,悄悄地把信纸遮掩起来。“哎,居然不让我看呢,哥哥。难道是什么小秘密。”源氏被勾起了好奇心,拼命地朝前倾。“好了,源氏!”半藏气急败坏地拉住源氏的发带,往下一扯,却又愣住。“源氏…”他看见源氏的脸,属于人类的布满伤痕的脸,即使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,但他仍心怀愧疚。“没关系的,哥哥。”他应该看到自己在愧疚吧,半藏心想。“哥哥,不疼的,你亲亲我好不好。”虽是请求,但是动作确实不容他拒绝。半藏敛着眼睛,低下头,用唇细细的描摹着那些由他亲手造成的伤痕,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源氏叹息一声,柔和着眼眸,“哥哥,你该亲我这里。”随即含住半藏的唇,舔舐着,软舌溜入口腔,拉着半藏与他缠绵。水声作响,一阵喘息过后,源氏头抵着半藏,“哥哥,我想要你。”低低沉沉地声音传入他的耳内,使半藏原本就不清明的头更加模糊。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抱住了源氏,沉默的回应。

明月依旧,情意绵绵,没有人再记得那张纸。

评论(3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