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睡觉

身体的本能让他从睡梦中醒来,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向他靠近。他感觉到源氏掀开软被,把自己塞进来,缓缓地接近他,害怕他惊醒,动作轻柔。半藏没有动。

他听着若有若无的电子音。微弱,细小,绵延不绝。似缓缓涌起的潮水,包裹住他,使他安宁,深沉的安全感。半藏闭上眼睛,逐渐坠入梦境的深渊。

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,半藏感觉到源氏的手臂小心翼翼地伸入他的脖颈下,轻柔地圈住他。源氏拥抱着半藏,半藏躺在源氏怀里。

睡得并不安稳,他陆陆续续地醒来。

在恍惚中,半藏意识到源氏的手臂紧紧围绕着他,好像自己是珍宝。半藏自嘲的笑了笑,毕竟珍宝可不会杀死守护它的人。他听着滋滋的电流声,心里断定源氏已熟睡,没有理由。他微微移动,源氏就紧紧追随着他,就像是攀附之蛇。半藏望着黑夜,又睡去。

半藏再次醒来,发现自己以习惯的姿势背对着源氏。源氏知晓他已醒,唤了声“哥哥”。半藏没有应答。“哥哥,你连睡觉的姿势都变了。”源氏苦笑着说,“从前我抱你入睡,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挣脱我,你现在像一只警惕的野兽,甘愿在一旁,一动不动。尽管我抱住你,你只顺从一会,便又自顾挣脱。”不是的,源氏,我只是不习惯,我没有……半藏微微动了动唇,想辩解,最终还是放弃。源氏发出叹息,从背后环抱住他,金属的手臂缠绕着他,加大的力气使半藏皱了皱眉,他并没有挣扎,而是容忍着。他们密不可分。

没有了声响的房间,寂静却让人安心,突然源氏笑了“没关系的哥哥,我们还有时间,你会习惯我,对我可是最熟悉你的人。”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他听着他的呼吸声与源氏的电子声交织在一起,怪异却和谐。

迷迷糊糊中,他听见“我们终将会在一起,彼此永不分离,就像传说的结局,半藏。”坚定、不容置疑。半藏露出一个笑。微弱的气流从他胸腔涌起,消散在空中。“会的,源氏。”他与他一样坚信着那个结局。

他躺在源氏怀中,安心的睡去。淡淡的微笑一直挂在他嘴角。这次,他不会中途醒来。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