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懒人一个,脑洞很大,现实骨感
不喜麦源啥的,混乱邪恶

一个小段子,记下我的梦

阳光洒落,落下一地光辉。教室里只剩下了半藏与麦克雷。半藏正收拾着自己的书包,麦克雷坐在离半藏稍微远些的地方,撑着自己的头,歪歪地注视自己的沐浴在光中的恋人,冷峻的面容,深渊的眼睛柔软的唇角。那一刻他突然陷入惶恐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属于自己?半藏突然停下了动作,像招小狗一样的示意麦克雷过来。麦克雷不明所已但还是乖乖地照做。他比半藏高些,所以导致他的爱人扯住他一向洒脱的衣领,半藏微微踮起脚,手上的力度传来迫使麦克雷低下头。
那是他们第一个吻。
就像是飞鸟归巢,窒息的人得到了氧气,星空化作樱花,洋洋洒洒地落了他全身,狂暴的太平洋化作金色的湖水,神明落入他的眼睛里。
兴许是阳光的温度熏出了半藏耳垂的红晕,麦克雷这样想着。把怀里的神龙好生安置坐在教室的窗沿。
刚好的高度让他俩面对面,覆着冰层的深渊缓缓开裂出了几道缝,随机迅速的蔓延开来,破碎了冰川,随着金色的风散开。
这是他们第二个吻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