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懒人一个,脑洞很大,现实骨感
不喜麦源啥的,混乱邪恶

墓碑

刮这种风是要下雨的。
我瞧着头顶上的灰色胶体,风刮起沙砾,形成蒙蒙一片,空气带着湿润的味道。
你该走了,史蒂夫。
我捅捅身旁人,示意他快点回到家里去。
史蒂夫没理我,只是安静地坐在草地上,拨弄着手中的白玫瑰。白玫瑰的花瓣有点蔫了,花边泛黄、卷曲起来,在史蒂夫的手指间有点可怜。
好啦,好啦,下次在来看我也是可以的,反正巴基哥哥就在这里,哪也不去,不是么?花你就放在那里好了。别坐在这里磨磨蹭蹭的了,快要下雨了,史蒂薇,我可不想你在我这里淋湿。
我推推他,催促他赶紧走。可是史蒂夫像我身后的天堂树一样深深地扎根在原地。跟以前一样,真是固执,我无奈地叹口气。
“我很想你,巴基。”
雨水夹杂着史蒂夫的话语重重地打击我的心。我也很想你呀,史蒂夫。我偷偷说着。
“接下来的任务我们又不能经常见面了。”史蒂夫低垂着头,把自己塞进臂膀里。淡金色地睫毛闭合在一起,一颤颤地,让我想起17岁送给史蒂夫的装在透明罐子里的蝴蝶,那个罐子是我很喜欢的糖果罐,是史蒂夫去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,他偷偷积攒下的零花钱买的。尽管我舍不得吃完它,但是总会空的。令我开心的是那甜腻的香味一直被锁在里面。
我的思绪飘散很远,那些甜美的,快乐的,愤怒的,悲伤的,绝望的旧时光。膝盖传来点点湿意,我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掉落了好几颗晶莹剔透的大珍珠,我不太好意思地揉揉早已红通的眼睛。
抱歉,抱歉,想到以前就不自主伤感了起来,哈哈。
史蒂夫没有笑话我,还是安静地一个人,坐在那儿。雨越来越大了,打湿了史蒂夫的头发,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被抛弃的狗狗。
“我有个画集,里面画的全是你。”失真无感的声音从他的衣服里出来。“巴基,我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自己稍微闲了,拿起画笔,回过神来就是你的脸了。我问过山姆,山姆却一副我不想回答你这个愚蠢问题的脸色,让我去问娜塔莎。我偷偷问娜塔莎时,她只送我一个白眼并且从那之后她也不怎么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。我越画越多,你的笑容,你凝视的目光,你的背影……你的一切。”史蒂夫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着“我曾听说过人二十年之后,便会逐渐遗忘最初记忆里的点点滴滴,就像是慢性的毒素,蛰伏在身体里,时间一到便蚕食过往,它的行为做得十分隐秘,你根本不会发现,当你想反应过来时,却发现只有空白了。虽然我被冰冻了70年,但人类总不例外,哪怕美国队长,不是么?”史蒂夫朝我开了一个小玩笑,虽然很烂。
“阿嚏、阿嚏。”史蒂夫不自主地打了两个喷嚏,他揉了揉红鼻尖。
对啊,对啊。哪怕美国队长也不例外,所以史蒂夫,你还不回去,准备淋会雨,感冒,吃药么。我恶狠狠地朝他屁股踹了一脚。虽然史蒂薇你表达了对我的爱,但是你不听话,巴基哥哥还得好好教训教训你。
“队长,队长。该走了,托尼他们已经开始催促了。”黑人跑过来,一脸不情愿地打断了我们。“山姆,等我跟巴基做过道别的。”史蒂夫做个朝山姆手势,示意他先过去。
“巴基,我先走了,虽然不知道任务什么时候结束,但是我会尽量快速完成,来见你。”史蒂夫安慰我几句,便拿起身旁的头盔,准备离开。
我上前一步抱了抱史蒂夫,我想一定是雨干的,把我泡成软黏的牛奶糖,手脚都松不开了。
史蒂夫戴上头盔,无言地朝我这个方向望了一下,蓝眼睛里尽是温柔,便快速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我看着那个被称作山姆的黑人打着伞跟上史蒂夫,俩人不知道交谈着什么,虽然离我较远,但我还能想出史蒂夫认真的模样,他一定面目严肃,声音也带上了命令的语气。那大海的眼睛也平静下来。
我抬头望着从上倾泻下的雨水,肯定还是雨模糊了我的双眼。我吸吸鼻子,看着那枝先前被史蒂夫紧握在手的白玫瑰立在墓碑前,慢慢晕出被雨水稀释成粉红色的液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