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诉(一)

我是个自由的人。
我的名字叫岛田源氏,我的兄长叫岛田半藏。
我和他生长在花村,一个古朴的地方,种植着许多樱花,我很喜欢它们,一旦开放花村便变成了粉色的海洋。幼时,我经常站在樱花树的枝干上,朝站在树下的哥哥伸出手喊他上来。他总是坚定地摇头,并呵斥叫我下来。他的手紧紧攥着衣角,真是一点也不会撒谎。
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耍,一起去山下老板的拉面店,一起睡觉,形影不离。母亲曾经说我们俩的感情真是好,连她也要嫉妒了。
我们长大了,哥哥也知晓了自己身上的重任,他是家族继承人。于是他渐渐地转移了重心,他不再和我一起去捞后山池塘里的金鱼,不再和我一起去比赛吃拉面,也不再和我睡觉了。我变成了一个人。这种改变真令我讨厌。
父亲安排我们一起练剑,一开始还兴奋不已,但后来枯燥的内容也让我失去了耐心。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呢,我在与哥哥的交战中思索着。哥哥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,他很愤怒,一下木剑的尖端便停留在我的喉咙处。他质问我为什么不认真。我不理解,这有什么的,只是训练而已。我回了他这样的话语。我能感受到他的眼神冷了下来。他没有跟我讲话,只是拿起木剑回了屋子里,提前结束了训练。第二天,我像往常一样来到道场时,已经没有我的木剑了。仆人通知我,我不用再跟兄长一起训练了。这没什么,我安慰着自己。我愤怒地离开了花村。“不用跟着他。”我听见哥哥对仆人的话。
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,一个闪烁着彩色荧光的招牌吸引了我“ゲームセンター”,我踏进了大门,店主是个女子,招待了我。虚拟世界让我暂时忘却了烦恼,周围人羡慕的眼神更让我受用,我成了所有人的焦点。我喜欢这样。后来,这里排名榜上的第一位便是genji。渐渐地我还是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洞穴,什么都没有,什么都无法填满。我需要什么?
我染绿了头发,甚至打上了舌钉,出入风月场所,我无止境地寻找自己的需求。我不在意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影响,更准确地说我根本没有想过这类事情。
深夜,我与往常一样醉醺醺地沿着石栈走着,大脑昏昏沉沉,眼前的景物都是模糊的重叠的。用手臂支撑在门柱上,以防自己摔倒,现在想起来。那天的月色很漂亮。月光柔柔地洒落在哥哥披在身上的金纹云龙羽织上,他的衣服没有穿好,裸露着胸前的大片白暂肌肤。再靠近些,便可以俯视到浅粉的乳珠,柔顺的长发披散着。嘴唇微微张着,我想呼出的气流必定有着雪松的味道。他的眼神紧闭,眉峰与清醒时一样,紧紧锁在一起。我慢悠悠地靠近他,却还是让半藏醒了过来。他望向了我的那刻,我感觉到心里有只我从未发现过的野兽,撕扯着我的心。他的眼里只有我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