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狼(二)

麦克雷没有着急去东市。他径直出了小镇,谢过了守门人阿洛的警告。
多萨姆的森林在黑夜下,影影绰绰,一反在日光下明媚的模样,变得鬼魅。
树木高大,枝叶繁茂树叶肥沃厚大,它们互相重叠,架起一座隐蔽牢笼,珈桠上空的弯月也无法令月光渗透进来,这里是黑暗的世界。到处都是腐烂的枯枝败叶,马靴走在上面留下“咯吱、咯吱”的声响,甚至踩烂了不知名的生命。弥珂犽在树枝上留下黏液,它蠕动着,拱起身躯,再落下,如此机械地反复运动,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后,小心翼翼地露出头。蚂萨迦借着自身幽绿的肤色,躲藏在草叶中,偷窥着闯入森林的不速之客。
麦克雷郁闷地掸了掸衣服,弹落微小的虫子,这座森林里有太多令他恶心的存在,要是平时他一定不愿意过来。“哦,该死。”他看了看鞋底尽是褐色的血液。忽然头顶一沉,他抓下戴在头顶的牛仔帽。不出所料上面落满了恶心的虫子,“你就不能搬个好点的地方,每次全选在这种鬼地方。”麦克雷抱怨着甩了甩帽子。
“你说的轻巧,你不知道我为了躲避法芮尔废了多大力气。每次到新家我清点我的宠物们,总是会落下那么几个。”空中传来柔和的声音。
“亲爱的安吉拉,我真是搞不懂,你们俩折腾这么久干什么,她喜欢你,你……”“闭嘴!”女巫呵斥着“你这次来肯定又想麻烦我什么,说说看。”她的语调变得慵懒起来。“哦,亲爱的,你能不能先让我从这个恶心的地方离开,然后我们好好谈谈。”麦克雷踩死了几个想咬噬他裤脚的虫子,风中没了声息。
麦克雷看着眼前原本长满藤蔓的道路伸展开来,藤蔓交织在一起,渐渐地变成一个人类的模样。“麦克雷先生,很高兴再次见到您。”藤蔓恭敬地鞠躬。“请您跟着我,小心点路上的石块。”麦克雷向下捻了捻帽檐,以作回应。
他来到了森林深处。藤蔓在把他带到女巫门口时就离开去处理杂事了。“安吉拉?”麦克雷叩叩门,他稍微等了下,便推开了门,屋子里没有人,能证明女巫刚刚还在的只有咕噜咕噜作响地正在烧着的药水。
敏锐的视力使麦克雷瞧见了远处被小刀插在桌椅上的纸条。他疾步走过去。“麦克雷,你先坐这等会我,某些人类需要我与他进行交易。对了,不要乱动我的东西,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上次你乱碰的下场。”麦克雷摸摸鼻,坐了下来。
东市。
所有人都注视着展台上被囚禁着的狼族。
被人类用项圈限制自由,脸上带着些许擦伤,赫红的圈痕烙印在纤细的脖颈上,以往无暇的毛发也沾染上尘土,连同鎏金色的纹路暗淡无光,双耳也因耳饰的镶嵌而无力的耷拉着。白狼看着展台下的人类眼里全是疯狂,人类张大嘴巴,叫喊着他不理解的语言,白狼能清楚地看见滴落的涎水。丑陋的模样真是令他作呕。他瞧见站在一旁的前几分钟还对他友好微笑的人类。金色的兽瞳变得尖锐“狡诈的人类,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!”白狼低沉地嘶吼着,声音被淹没。
他看见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敲响了小锤,他无法理解,忽然上来许多人,抬起了困住他的囚牢,把他带到一个人类面前。那个人向他伸出手好像想摸摸他的头。白狼被这个想法给触犯到,伸出狼爪,禁止人类的触摸。那个人类朝身旁鞠躬的家伙说了什么。白狼又被抬走了,抬到马车上。
马车震动起来,他们上路了。白狼蜷缩着,永不熄灭的金色焰火缓缓地消失,紧闭双眸。冰冷的月光透过窗口落满他全身。他进入露水般的梦境,梦中有人朝笑着,大喊着一个他觉得很熟悉的名字“半藏”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