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我渡你河

我知道,你已离我而去,.

黄昏的暮色逐渐深沉。屋外樱花绽放,未拉下帘门的拉面店,仍在营业的游戏厅,静默的龙钟,肃穆的神龙画像…我们的村庄。就这样带着良辰美景,你的身影逐渐被黑暗所吞噬。

我站在遗忘的岸口,静默,如地缚灵。

我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,连绵不断。若是以往我必定呵斥你的拖拉。但此刻却庆幸且痛苦。残忍的提醒。

眼角微湿的痕迹是你抹不去的事实,发丝间你的气息若有若无,眷恋的停驻。我怕你找不到我。一整夜我都抱着你,你也会记得我。

“不要走。”微弱的气流从胸腔出发,途经喉腔,止步于紧抿的薄唇。我冷冷的注视软弱的他。目光使他畏惧,于是退场。面对着黑暗,扼杀自己。

你衣角带着涉水过后的潮湿,终于抵达彼岸。远方有群鸟掠起,我看见,你和我一样,仰起头,注视着那自由的生命。笑容纯真,再无痛楚。

河水氤氲着雾气,我们终究望不见彼此。

“请飞吧。”

我送你过河

你斩断枷锁,给予我自由

“从那刻起,我的身体有一半被掏出个大洞。”

浪人跪坐在龙神面前,微微低垂着头颅。一雀羽盘踞了他的视野。

龙神们怜悯的注视这面前这被死寂填充的人类。

“我想,直至死去那里都是残疾。”

说完,浪人摇摇晃晃的直起身,走到门口,依靠着木柱。

明月依旧

“今晚夜色很美…”睫毛如濒死的蝶翼,颤巍巍地抖动着。

在失去意识之前,浪人微微动了动嘴唇,舌尖颤出那个被他低吟千万次扎根于心,血肉为养料的名字。

“……源氏。”

风过,吹起一片废弃的海。雀羽从中飘落,在空中旋转着。最终停住,亲吻着浪人的足尖。

消失的荧光。
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