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 beldad

你我

你瞪着黑黑的眼睛看着我,那眸子幽深、清澈、纯净得不染一点尘埃。那时的你刚出生,父母叫我过去看看你,我应了一声,凑上前去。你原本平静的脸上突然鲜活了起来,原来是一个笑。这时我才意识到,从今往后,岛田源氏这个人是真真切切地要交织在我的人生里。
我快乐着。
“哥哥快来。”你尖叫的笑声,像是藏了一只活力的鸟。你喊我与你一同前往,与你看看这家外的世界。我抿抿嘴,焦虑不安地揉皱了衣摆。马上先生就到了,我应该去道场等待他的教导,而不是在这里犹豫。你没有我的忧虑,见我不回答,便直接地拉起了我的手,带着我向外面跑去。我跌跌撞撞地跟着你,回头看见越来越小的花村,模糊成粉红色的点,直至消失不见。
我渴望着。
我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。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我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、智械,高楼大厦,快速的交通工具,有人交谈着,不像家中的细声细语,沉默。有人互相锤拳,肆意,不像家中的唯唯诺诺。
我感谢着。
回到家中自是被父亲大人好好教育了一番,背上有些疼痛。我往你瞧去,你捕捉到我的视线,你回我调皮的笑容,但我却没有注意你的笑,我看见的是没有伤势的你。
我嫉妒着。
我们越长越大,隔阂也越来越深。我沉默寡言,你活力四射,你讨厌着我,认为我不再是以往的兄长,变得冷漠人命。家族长老们对你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同时父亲逝世了。你可能不知道,父亲逝世的那个夜晚,他嘱咐我要照顾好你,我说好。他说兄弟之间要互相扶持,我说好。
我承诺着。
没有了父亲的家族终于开始朝我露出了爪牙。原来,我以往所见所识,根本无法承受家族的重量。我所能做的只有工作,以及保护你。你不知道,你拒绝我的好意,你朝我挑衅,朝我背后的家族挑衅。我无能为力地看你,一点点地消失在我的手中。被黑暗吞噬。
我绝望着。
最终我们有了一战,不与以往的小打小闹,而是生死搏斗。你败,我胜。你死,我活。我看着的血河,以及你脸上的天真。我毁约了。
我痛苦着。
就这样,家不再是家,我的刀也随你留在了这片你我所深爱的土地上。
我是谁呢?

评论

热度(14)